支持助學紅包與資助兒童 與台灣世界展望會一同守護貧童上學路

進入2018年,對於許多即將畢業、邁入社會的大專學子來說,這是人生將進入新階段的一年,然而對於台灣世界展望會兩名長期受助的大專青年小晴與阿斌(皆化名)來說,新的開始在畢業之前已然展開。他們懷抱著熱切地回饋之心,在去年12月底陸續加入台灣世界展望會教育促進方案的志工行列,於新店課後照顧班擔任課輔小老師,負責陪伴與他們有相似處境的兒童,不僅解決孩子課業上的問題,同時其自身的求學經歷,更成為貧困學子們最好的榜樣。

台灣世界展望會在每年2月及8月新學期開始前,便會發放助學金,緩解弱勢家庭學童開學前各項教育支出的經濟難關,並推動各類型的教育促進方案,如課後輔導與才藝學習等等,不僅協助貧困學子獲得教育資源,同時亦幫助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有機會發展才能與天賦,進而建立自信。迎接新春即將來到,台灣世界展望會邀請民眾響應「10000個紅包‧10000個契機」,愛心捐款助學紅包,讓弱勢學童無須為過年後新學期的學雜費擔憂,傳遞年節的祝福與溫暖,為孩子鋪出一條迎向轉變與希望的求學之路。

孩子的第二個家 無數兒少求學路中的燈塔


目前就讀專科四年級的小晴,曾於國小時參加過台灣世界展望會所開設的課後照顧班,抱持著回饋的想法而擔任課輔小老師。回憶著小時候開始上課後照顧班的情景,她的臉上充滿笑意:「有同學陪伴一起寫作業,遇到不會的地方還有老師指導,這樣回家就不用擔心功課怎麼辦,遇到考試也安心許多。」

由於家中沒人能指導小晴功課,害羞的個性也讓她不敢在課堂上舉手發問,「當時作業常寫不完,心中都很擔心明天上學會不會挨老師罵。」多年以後,想起當年這份內心的焦慮,小晴希望藉著參與課後班的服務工作,減輕和她有類似遭遇弟弟妹妹們的課業壓力,「我想幫孩子分擔一些煩惱,也是幫他們的家長分擔,因為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展望會是我第二個家!如果台灣世界展望會沒有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可能會走偏吧。」從小家中經濟很不穩定,父親是工地的工人,收入時有時無,每當工作不順或遭工頭拖薪時,便會在家裡大發脾氣,甚至出現暴力傾向。父母離異後,小晴與妹妹更僅憑母親從事清潔工作的微薄收入生活。前幾年,小晴的媽媽摔傷了無法繼續工作,台灣世界展望會即時發放急難救助金,讓小晴一家走過最艱難的時期,「若沒有這份幫助,我應該會很無助吧!因為家裡的支柱就這樣倒下了。」她的言語之中充滿感激:「好險有政府、展望會與資助人提供經濟上的幫助,還有社工老師的關心陪伴。當我迷惘或無助時,除了媽媽外,能陪我聊心事的就是社工老師了。」

感同身受的陪伴與關懷 讓弱勢孩子找到歸屬感

除了提供課業幫助,當孩子出現一些偏差的想法或行為時,課後照顧班的課輔小老師更是他們最好的榜樣。「我非常能體會孩子因家庭或個人因素,不容易接受完整學習的困境。在課後班,除了解決孩子們課業上的疑惑,同時讓他們感覺有人陪伴及歸屬感,也是很重要的事。」目前就讀大學的阿斌同是抱著一顆回饋的心,投入志工服務。

成長過程經歷父母離婚、單親家庭等困境的阿斌,因為相似的背景,很容易和課後班的孩子打成一片。「當我分享自己的經歷,孩子們臉上就會閃過『你懂我』的神情,自然而然他們就會與我親近,甚至主動敞開自己。」

留著一頭長髮的阿斌,在學校老師與台灣世界展望會社工員的鼓勵之下,立志朝向表演藝術這條道路發展,「小時候參加展望會辦的營隊,會遇到一些上台表演的機會。原本我不喜歡上台,但社工老師不斷鼓勵,而且表演之後大家對我十分肯定,慢慢累積出願意朝這個方向嘗試的動力。」然而對阿斌來說,只要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他都想要不斷行動、回饋社會,「因為自己長期受助,所以也盼望自己成為一位願意付出的人,也讓更多人知道世界展望會曾經在我們身上,成就多少美好的事。」

響應助學紅包與資助兒童 為弱勢兒少迎來盼望的新年

只要一份關心與幫助,貧困學子就能像小晴與阿斌一樣轉變困境,更有機會能夠完成心中的夢想。邀請各界一同為這些在貧困中努力堅持、不輕易放棄學業的青年學子,鋪出一條迎向轉變與希望的求學之路!透過助學紅包捐款,響應「10000個紅包‧10000個契機」,或每月定期捐款2,000元資助一名國內兒童,成為長期支持弱勢兒少成長的力量,讓他們有機會轉變自己、轉變家庭,經歷美好的生命,迎向新的一年!

響應「10000個紅包‧10000個契機」
資助國內兒童
資助國外兒童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