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而復始的呼喚──塔山下的部落永續力 | 編輯精選 | 台灣世界展望會

「鄒」而復始的呼喚──塔山下的部落永續力

「住在都市的孩子,如果家裡困苦還可以在大城市間找打工工作。但是在山上的孩子,資源與工作機會相對於都市就是偏稀少,所以當他們國中畢業後要到山下念高中,家裡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負擔,就難以繼續升學。」台灣世界展望會社工員站在阿里山部落間唯一的國中小學校,訴說這裡長期以來的困境,也是台灣山上部落共同面臨的挑戰。

從1999年來,台灣世界展望會透過「原住星希望」持續關懷中部地區部落,並視社區狀況調整方案,以補足孩童與家庭的迫切需求。這份支持不只是物質上的捐款補助,更包括心靈上的關懷,讓孩子們生活獲得改善時,也能建立起信心與自我認同感。「記得遇到展望會社工員那天,我正好蹲在家門口跟我家的狗一起吃午飯,社工員一看到就靠近關心我,後來就展開了這段資助關係。」

曾為展望會受助童、如今自立的伍錦鑫,回顧起這段經歷,記憶猶新。 從小失去父親,母親又時常不在身邊的錦鑫,成長過程中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打理生活,在部落裡還得面臨外在環境壓力:「生長於單親、寄養、失親、隔代教養等家 庭環境之下的孩子,很容易被貼上 標籤。」他感覺自己不僅在家裡得不到依靠,在部落也得不到正向協助。所以當展望會及資助關懷進入他的生命中,他獲得了長期以來既缺乏也渴望的「支持」力量。

10年過去,當初的感動促使錦鑫畢業後返鄉工作,透過教會工作幫助下一代。「小時候身邊的支持機制很弱,所以總告訴自己不要自我放棄。現在長大了,看到相似背景的孩子們,我其實明白他們都有能力,只是沒有獲得完整支持,讓他們擁有自信或認同自己,這也是為什麼我想回部落幫助他們,告訴他們不要放棄自己。」錦鑫明白一個人能做的不多,但至少要好好陪伴每一位遊走失落邊緣的孩子,用愛溫柔地陪伴他們成長。

回顧多年來參加「原住星希望」的原鄉心體驗活動,來自台中的劉先生分享他的觀察:「有人說部落小朋友很頑皮,但其實不是,他們天性就是如此,想玩就玩,想跑步就跑步,跟都市的小朋友很不一樣。原住民孩子總是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在活動中我看到他們最純真的模樣,與親近自然的生活、學習環境,也越能理解到展望會在這片土地上做的事情。」正因為有社工員、資助人及當地居民間彼此的合作與支持,才造就出今日孩子的微笑。

支持原住星希望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