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下來就拿了一手爛牌,但社會可曾給過他們向上流動的機會?

這些少年們生下來就彷彿拿了一手爛牌,但原生家庭的「貧」與「亂」,只勾勒出少年一部分的處境,更大的結構問題是,他們被有限的機會給「困」住了。他們難以從社會金字塔的底層向上流動,只能在邊緣遊蕩。

20年前,台灣尚有豐富的技職體系,能讓需提早步入社會的少年有個活路;但文憑至上的價值觀及大量中產白領工作出現,過去的技職生態消失,這對少年極為不利,因為一般企業主要求高中以上的學歷。但家庭狀況使他們無法專心求學,進入社會也未能積累正向的工作經驗,結果少年跟他們的父輩一樣在各種體力活裡,丟失了健康。

一般家庭因為少子化,幾乎是父母與祖父母多人關注1、2個孩子;但底層家庭的孩子,手足普遍較多,孩子得到的資源更單薄;我們遇到的少年,比起一般中產小孩承擔了更多家庭照顧的責任,他們被迫提早長大,很早就意識到金錢的重要。

當同齡者有餘裕和條件臚列出自己人生的夢想清單,他們卻不是。同齡者在談課外的才藝學習,他們想的是:怎麼不被酗酒的父親毆打、下一頓飯在哪裡、哪份工作的日領工資高。

對擁有「強連結」的中產家庭,更難以想像底層家庭與社會的「弱連結」。

我在中部訪談到一位與阿嬤同住、父親毒癮身亡而母親不知去向的少女,當時阿嬤隨手拿了一張廢紙,指著我對孫女說:「妳快把阿姨的電話寫下來,有什麼問題可以問阿姨,請教英文也可以。」另一位受訪女孩則是透過LINE請教我們各種法律問題,原因是舅舅為了爭奪外婆的撫養費,向女孩的母親提告,即便她母親在她16歲時才現身,她依舊擔心母親處境。我能做的是請律師朋友義務幫女孩看起訴書。「阿姨,真的很不好意思,這樣麻煩妳」是她每回傳訊息給我時的開場白。我完全可以想像她的掙扎和無助。而這些家庭常常連一張家庭合照都沒有。

「沒有夢想的清單」、「欠缺與社會資源的連結」,讓他們感到被孤立,普遍學習低、自信低、互動低、經常心情受困或有創傷。

當我們無法提早為底層少年提供機會,這些「不平等」的遭遇,會讓我們失去每個有潛力的少年,這是社會巨大的消耗和損失。

少年們能否自由地創造自身的生命,不只是他們的責任,也應該是我們大家共同的承擔。期待社會的網絡與資源能真正傳遞到底層少年,幫助他們戰勝困難。

 

*本文節選自衛城出版《廢墟少年:被遺忘的高風險家庭孩子們》

 

扶他們一把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