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掀逃難潮,近千萬人民淪落赤貧、糧食危機高漲

瑞雪(Reishell)還記得她在委內瑞拉的最後一天,她的父母帶了全家帶海邊去。她說:「我有點怕,不想去水裡游泳,但爸爸把我扛在肩膀上進去水裡,我覺得很好玩。」

8歲的瑞雪還記得她家附近的公園,還有阿姨送她的佩佩豬玩偶。 「我的學校很漂亮,我們每天上課都會從唱歌開始。我很喜歡在委內瑞拉,但我們開始生病了,所以只好來到這裡。」

自2014年起已有將近550萬人逃離委內瑞拉。經濟蕭條與政治動亂導致糧食不足、醫護資源與藥物短缺,至今尚未有改善。為了尋找穩定糧食來源與工作機會,大部分的委內瑞拉難民遷往鄰近國家,包括玻利維亞、巴西、哥倫比亞、厄瓜多與秘魯。目前在委內瑞拉國內則有大約930萬人面臨中度或高度糧食保障危機,等於每三人當中就有一人面臨吃不飽的生活。

因瑞雪和她的弟弟艾登(Aiden)營養不良,父母決定帶他們前往厄瓜多尋找更穩定的生活。委內瑞拉的政治動亂導致醫療體系崩壞,使多年來沒有見過的霍亂、瘧疾、痲疹等傳染疾病再度形成流行疫情。

委內瑞拉失業人口高達近40%,其中包括瑞雪的父親艾利歐(Elio)。瑞雪的母親雅瑪麗亞(Amalia)說:「弟弟的狀況惡化後我們就知道我們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他營養不良,而且又有胃炎,他差一點就離開我們了。」

經濟危機與極度通貨膨脹導致日常物資被炒至天價,一般家庭無法負擔。雅瑪莉亞說:「一個月的薪水只夠我們買30顆蛋和一袋麵粉,這不可能餵飽我們四個人,我們只是活一天算一天。」

雅瑪麗亞和艾利歐帶了一些衣物、被子和兩個孩子徒步出發前往厄瓜多,途中經過哥倫比亞,偶爾搭了幾趟善心人士的便車。
雅瑪麗亞說:「我們經歷了很多我們從來沒想到這輩子會經歷的事,像乞丐一樣在路邊過夜、走路走得沒完沒了,而且還讓我們的孩子吃了這麼多苦,還要看著他們在路邊睡覺。走山路的時候,我們又冷又餓,每一次呼吸都覺得我快要結冰了。」

全家四口完全依賴陌生人的施捨才順利度過這段旅程。雅瑪麗亞也遭遇營養不良問題,而且他全程背著1歲的艾登。

她說:「我覺得我們會活下來就是因為我們看得見隧道盡頭的那一道光。我們知道只要到達目的地就可以展開新的生活。我女兒的堅強和勇敢也幫助我找到內心的平靜。她好冷好累,可是她也知道我們即將有新的生活。但我們讓孩子體驗到那麼多苦難還是很後悔,他們是小孩,他們不應該經歷這些。」

各國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的邊境管制與封鎖使旅程變得加倍困難。委內瑞拉難民前往哥倫比亞與巴西途中有可能面臨人口販運、搶劫、綁架等危機。他們在泥濘山路上面臨極度寒冷,但幾乎毫無保暖資源,瑞雪一家人連外套都沒有。

瑞雪說:「我們途中一直都很餓,因為我們吃得很少,但是我很開心,因為來厄瓜多以後就不會這麼餓了。」

全家人來到厄瓜多首都基多(Quito)之後,生活逐漸好轉。艾利歐找到了工作,艾登獲得他所需要的治療,瑞雪也開始規律上學。

瑞雪非常想念待在委內瑞拉的祖母,她說:「我很想她,我們以前週末就會去她家,她會做chicha (用白米和牛奶做的飲料) 給我們喝,還幫我洗澡。」

幸好她還有她最愛的佩佩豬玩偶。全家人帶來厄瓜多的東西不多,但這個玩偶是她的最愛,瑞雪只要看到它就會想起在祖母家看佩佩豬卡通的時候。
全家人仍在適應厄瓜多的生活,同時也需要撫平艱辛旅途所造成的創傷。瑞雪現在每天有三餐可以吃,每天都會帶白飯、蛋和優格到學校當中餐。

世界展望會在南美洲多國支援瑞雪等委內瑞拉難民,為這些家庭提供糧食、學用品、衛生及防疫用品等物資。世界展望會同時提供教育、兒童保護以及生計培訓。

支持人道救援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