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好難!通膨+疫情+貧窮,委內瑞拉還得有多少艱鉅挑戰?

35歲的單親媽媽約漢娜(Johana)來自委內瑞拉的米蘭達(Miranda)州。她有7個孩子和1個孫子,她做家事時有3個女兒可以幫忙取水。

根據2011年全國普查,多達40%的委內瑞拉女性是戶主。40%的委內瑞拉女性是單親媽媽,有小孩的女性當中有2/3沒有工作、就學或嘗試就業。除此之外,全國有三分之一人口面臨糧食保障危機。

約漢娜偶爾幫別人打掃房子賺取收入,她最年幼女兒的爸爸也會給他們一小筆生活費,但這無法滿足全家人生活上的各種需求。約漢娜面臨兩難,她不但必須照顧孩子,同時也必須賺取收入養家。新冠肺炎疫情等於是雪上加霜;在這動盪不安期間,居家清潔工作的需求量並不高。全家人的居住環境非常擁擠,大約只有40平方公尺(大約12坪)的空間,導致她的孩子開始表現出焦慮症狀。

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數據,32.3% 委內瑞拉人口需要糧食援助,極度通貨膨脹導致一般家庭無法取得糧食與基本民生用品。59%的家庭缺乏足夠收入購買糧食,65%的家庭無法購買其他生活必需品,例如衛生用品、衣服和鞋子。

約漢娜一家人正是現今委內瑞拉社會的縮影。除了收入不足以外,水源的缺乏更造成另外一大難題。因為身體狀況不佳,約漢娜無法取水,她的孩子每天必須帶著塑膠容器到鄰近水源取水。約漢娜說:「她們會到鄰居家去,那裡離水源比較近。」她盡力幫助孩子寫作業,但現階段仍處於防疫期間,孩子的功課都是透過簡訊傳到她的手機裡。約漢娜說:「這樣其實是不夠的,但我們沒有網路。」

約漢娜的孫子是1歲大的羅斯奈比(Rosneibe),他是約漢娜二女兒伊蘿思卡(Iroska)的兒子。他去年5月曾在診所被診斷出嚴重營養不良。伊蘿思卡15歲時生下兒子;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數據統計,委內瑞拉是南美洲未成年生育率最高的國家。羅斯奈比獲得嚴重營養不良的診斷結果後被轉介到市區裡唯一一家醫院,但他沒辦法預約看診,因為醫院當時只治療新冠肺炎患者。醫生決定將他留在醫院觀察,他的家人與親戚同時也嘗試從其他管道為他找到他需要的藥物。約漢娜說:「我心痛又無助,因為我也不能為我的孫子做些什麼。他需要神經內科醫生才能幫他找出問題所在。」

羅斯奈比已經歷過八次癲癇發作,但醫院裡卻乏適當儀器,而且檢測費用過高,因此他無法取得明確診斷結果。約漢娜說:「我覺得我快要瘋了,我只希望他能趕快看到神經內科醫生,這樣才能找出他癲癇發作的原因。」

世界展望會與當地教會合作,為約漢娜全家人提供了 $90美元現金援助,足以添購一些食物、尿布和藥物。羅斯奈比的體重有些微提升,從6公斤成長到7公斤,但同齡的健康兒童體重應該要有大約9公斤。約漢娜唯一的兒子強尼(Jhony)今年12歲,雖然生活過得不容易,他並沒有失去自己對未來的期待。他說:「我的夢想就是疫情趕快結束,我就可以打棒球,回去學校上學。我想唸書、工作,幫媽媽和姊妹的忙。」雖然強尼正在就讀當地小學,但他並不識字。強尼最近玩滑板摔傷了手臂,目前右手打上了石膏固定。他相當幸運,摔傷後在醫院獲得立即治療,但院方只能提供基本急救。因為醫院缺乏手術所需要的各種資源。世界展望會提供了手術所需要的紗布、鋼絲與石膏,但強尼等了15天才能動手術。約漢娜說:「過了一個月後,骨頭才慢慢復原,但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還沒有去把鋼絲拿掉。」

約漢娜非常感謝世界展望會與教會所提供的援助,但她同時因孫子的病情與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而感到悲傷。她只期待疫情趕快結束,順利獲得診斷結果。她說:「我必須信任上帝,繼續往前走。我沒有別的選擇。」

 

支持人道救援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