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社會與性別不平等的指標

能否取得水資源,跟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有緊密關係:在先進國家,水曾經是不平等現象的最佳指標,直到自來水服務終於普及為止。如今在已開發國家之外,水還是發揮著這種指標性作用。統計數據顯示,飲用水的取得狀況不僅在鄉村和都市之間存在著差異,在後進國家大都會的不同區域之間也是如此(衛生設施的差異則更明顯)。讓所有人都享有飲用水和衛生設施,這是最快也無法在本世紀中葉之前達成的目標,但也只有如此,才能扭轉關乎這項無可替代的資源的不平等情況。

落後的鄉村地區

全球各地享有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平均比率,掩飾了鄉村和都市地區之間的巨大差異:在後進國家, 一般而言,都市地區的飲用水供給率是82%,鄉村 地區則是70%;若論及衛生設施,比率則各是 73%和33%。絕大部分的鄉村地區都仰賴集體式的衛生設施:平均只有25%的住家有自來水管, 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則是4%。雖說鄉村地區的公共投資和都市地區比較之下,好像差了一截,我們卻必須注意到,有時鄉村地區依然存在的傳統設備其實可提供良好水源,反倒是抄襲西方設備可能會出現不適合當地環境的問題。我們無法在短期內於非洲鄉村地區鋪設如西方國家的 衛生網路。同樣地,太「高科技」與成本過高的解決方式都不是長久之 計,因為這些地區缺乏維修設備的財源。

在同一個地區之內也會出現差距:某個擁有以水泥築成的水井或是深水井 的村子,可以具備相當令人滿意的衛生條件,然而鄰近的小鎮,身為地下水超抽的受害者,則可能面臨悲慘的危機,迫使家家戶戶的女人到數公里外汲取品質極差的水,也因此導致與水相關的疾病大肆流行。 鄉村地區的供水是未來幾年主要的挑戰:這項工作非常困難,因為投資鄉 村會比都市地區更難回收。

越窮、越沒水、水越貴

這項公理在所有後進國家都說得通,但在南非種族隔離政策末期,即1990年代初期,更是無法抹滅的事實。過去東海岸的特蘭斯凱(Transkei)與夸 祖魯(Kwazulu)兩個黑人自治區 (bantoustan) 乃是長期低度投資的受害者,就全國看來,其落後程度非常嚴重:有時甚至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沒有乾 淨的飲水供應(通常集中於鄉村地區),而在大都市裡則有80%的人口享有此服務。不過即使在大都會裡,還是存在著相當大的差異:在過去專門給 白人居住的地方﹝桑頓(Sandton)與北部郊區﹞ ,家中有自來水管線的比率幾乎是100%,而且每戶的消耗水量可高達每天400公升;相反的,在那些過去專給黑人和混血人種居住的貧民區﹝索維托 (Soweto)或亞歷山大 (Alexandra)等等﹞,絕大部分的人家裡都沒有鋪設自來水管線。自來水供 應的分布圖仍可明顯地反映出種族隔離政策所強制切割出來的地理空間。

水供應的不平等情況又因水價而加劇:如果沒有實施任何特別的減價或是補助措施,窮人付出的水費將比富人還高。用水不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每個人為了飲用或是盟洗都需使用某個最小水量。蘇丹喀土穆(Khartoum)郊區的研究顯示, 即使水價上漲,水的消費量也不會減少,最窮的人有時必須用一半以上的微薄收入來買水。 因此我們可以明白,為何讓最窮苦的人都有水可用 是聯合國的千禧年目標之一,也是後進國家社會平等問題的焦點,還有為何這項問題深具政治敏感性。

*本圖文節選自無境文化出版《水資源的世界地圖》

 
支持水資源計畫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