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女性處境堪憐:太太取水久被懷疑出軌、女兒功課落後兩年

天剛亮,5歲的葛蕾絲(Asamo Grace)小小的雙腳,踩在佈滿泥濘的地上,邊哼著ABC,一邊踏上取水的路。烏干達的太陽正露臉,天空很藍,蝴蝶在葛蕾絲面前飛舞著,草地裏還聽得見蟋蟀的叫聲。

葛蕾絲的妹妹、再一個月就滿3歲的朱蒂絲(Asimo Judith)努力走在葛蕾絲身後、試圖在比自己身高還高的草叢裡跟上姊姊的腳步。

最近的乾淨深水管井有六公里遠,因此許多家庭只能妥協選擇只有一半距離(2.8公里遠)的另一座深水管井,只是這座深水管井的水並不乾淨。

穆里亞(Morungatuny)的人民生活已經很不容易,2002年約瑟夫‧柯尼(Joseph Kony)與其叛亂組織聖主反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 LRA)入侵時,一切都被恐懼取代。聖主反抗軍在2002-2006年間綁架了上千名兒童,迫使這些孩子們成為童兵或嫁給組織成員,淪為謀殺與性侵的受害者。

葛蕾絲的父母在回家拿食物途中,不幸被反抗軍抓走。「我被毒打,幾乎快要死亡,」35歲的喬瑟夫(Joseph)說道。

反抗軍整整凌遲他6小時。由於社區裡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他的傷勢從未完全復原。當時身懷六甲的妻子也受到虐待。「他們把我們分開,各自凌虐我們。她留了好多血。」他們也因此失去了寶寶。喬瑟夫的妻子後來在兩年前離家,至今沒有回來。

即便反抗軍已經撤離超過10年,當地人民心裡的夢魘仍未散去。「你會站的離你的孩子很近,疑神疑鬼的。你會到處看,但又不敢踏出家門,怕噩夢再次上演。有時候我會夢到那些反抗軍又回來了,然後我會醒來發現自己的身體非常痛,好像剛受傷的傷口一樣。」

在2006年的和平協定後,人們回到家中,試圖找回以往的生活,但卻遇到了水資源的問題。戰爭時期所鑿的深水管井都位於營區附近,與住家的距離相對較遠。在在穆里亞地區,人們若需要乾淨水,唯一能用的水源位於6公里外,需要走90分鐘至兩個小時才能抵達。

每一個深水管井都有超過850人使用,因此非常擁擠。「抵達後,因為隊伍太長,還要等兩到三個小時才能取水,因為有六個社區共用一個水源,」喬瑟夫說。

即便人們願意走那麼長的路、排那麼長的隊伍取水,雨季時田地常會淹水,取水路也會堵住。於是許多家庭就和葛蕾絲家一樣,選擇路途較近、但水不乾淨的水源,而這又帶來更多問題。

安全隱憂

對像葛蕾絲一樣的孩子而言,取水路上最大的問題就是安全。路途很長,很多危險的事都可能發生。2016年時,鄰近社區就曾有兒童在取水路途中遭到綁架。

「走在那條雜草叢生、漫長的路上,我都會非常害怕,」葛蕾絲的聲音幾乎小到聽不見。「我很害怕被綁架 – 他們會拿布袋套住人的頭。」

除了路上可能發生的危險外,許多丈夫也會因為妻子取水路程過長,指控妻子不忠誠。「水資源的問題也會造成家暴,」穆里亞的督察佩西恩斯(Abugo Patience)說。

被犧牲的教育

學校課程是早上8點開始,但葛蕾絲常常因為要取水而遲到,平均會遲到一小時,有時甚至根本無法到校上課。她多半一個月會缺課10天,但到了乾旱季節、必須走更遠的路取水時,她只能出席兩成的課堂。除此之外,也因為葛蕾絲的家庭無法負擔她的考試或文具費用,迫使她不能上學。

葛蕾絲的課業因此落後同學兩年,經常被嘲笑。但她並不是個案。穆里亞有許多兒童都是如此。

「我想成為一名護理師,幫人們打疫苗,這樣他們就不會腹瀉或感染小兒麻痺,」葛蕾絲說。為了讓葛蕾絲的夢想成真,就必須確保兒童能正常接受教育。「如果有更近、更方便的水源,孩子們不用長途跋涉取水,就能有時間正常上學,」佩西恩斯說。

健康問題

因為長期飲用不乾淨的水,人們總是生病。葛蕾絲的祖母賽琳娜(Selina)說,茱蒂絲長期受瘧疾所苦,而他們全家人幾乎都有傷寒,孩子們腹瀉和頭痛也成了家常便飯。

人們會因水不乾淨導致的疾病就醫,但社區裡的衛生中心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診治居民。診所的醫師亞倫(Ojulong Aaron)表示,診所裡的水龍頭根本沒有水。「我們只有雨水能用,平常也無法洗手。」

在藥物和檢查資源短缺的情況下,無法有效為居民服務。「沒有檢查,就無法開立診斷藥物。很多時候我們只能盲測,」亞倫說。

可是多數家庭也無法負擔除此之外的醫藥費用。「如果居民到了診所,發現沒有藥,就只能到非常昂貴的私人藥局購買,最後只能在藥物和食物間抉擇,」佩西恩斯說。

亞倫表示,額外的資金固然能幫助提供更多的醫療資源,但是預防勝於治療,因此最根本的解決辦法仍是設立乾淨水源。

財務重擔

孩子們因為不乾淨的水源生病,喬瑟夫不僅無力負擔醫藥費,他的作物也因缺乏水源澆灌無法收成。「如果有鄰近的水源,我們就可以針對萵苣、青椒、洋蔥和番茄進行短期輪作」

解決辦法

過去四年間,世界展望會已在當地設立四座深水管井,並訓練居民管理與維護深水管井的運作。

「世界展望會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做了所有一個政府該做的事,」佩西恩斯。「他們幫助了我們的生計、農業和教育。他們設立的廁所大大改善了學校的衛生環境。他們也設立了深水管井,並教導我們相關的知識,整個社區都引此受到培力。」

這樣的專案能觸及約2萬人,而一般的深水管井僅能服務約900人。烏干達世界展望會的一名水資源工程師保羅(Paul Oiesigye)表示,專案首要的工作就是衛生中心。「我們必須確保衛生中心的水源全年暢通。我們不能只仰賴雨水。」

穆里亞計畫區主任伊莉莎白(Aluka Elizabeth)預估,若世界展望會能設立13座深水管井,當地人們的取水路就能大幅降至3公里。若有20座深水管井,距離更能縮短至約1.5公里,而最終目標是1公里。她表示,世界展望會在規劃地點時,會非常有策略地進行。

雖然喬瑟夫身上的疼痛仍在,葛蕾絲和茱蒂絲也還是得走上好長一段路取水,但他們都充滿希望。「我會用聖經鼓勵他們禱告,祈求上帝為我們開路。我知道上帝會帶走這一切的苦,」喬瑟夫說。

支持水資源計畫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