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是什麼啊?是志工嗎?差一個字大不同

「社工」一詞對於許多人來說不算陌生,但是能夠具體說出社工在做什麼的人卻不多。以下是幾個常見的說法,一起測驗看看你對「社工」 的了解有多少?

迷思1. 社工沒錢賺,許多鄰居伯伯、阿姨退休也都是做這個。

迷思2.社工溫柔又有愛,專門自掏腰包買食物給街友。

迷思3.直接捐給新聞報導的弱勢人家,比支持社福機構有效!

社工員和志工不一樣

「社工員和志工都是講求行動力與實作能力的『行動者』,也常在第一線幫助社會有需要的人解決問題,所以很容易被混淆。」台灣世界展望會專業培育部陳慈敏主任表示。

大抵而言,志工是依據個人意願加入「志願服務工作」,民眾到郵局、捷運、醫院、或鄉鎮區公所等地方,常見志工熱心引導民眾快速了解流程。有時展覽或觀光地區也安排志工導覽說明,通常工作性質偏向輔助性,無酬或僅領取便當、車馬費等,時數安排上的彈性與自由度也相對較高。

「社會工作」是一門助人的專業,陳慈敏說明, 「社工員以弱勢族群為服務對象,運用所學訪視、關顧,依個別需求規劃方案、連結與運用社會資源。展望會社工員是以『以兒童為焦點、家庭為中心、社區為基礎』的工作模式;志工較偏重協力單項服務。」例如有些人認為台灣教育資源不虞匱乏,但第一線社工員看到孩子求學面臨經濟匱乏,也關注弱勢兒少的教育權是否被剝奪,並透過扶助金發放及課後輔導等方式,增進學童的學習機會並減輕家庭的學費負擔,另視家長需求辦理親職團體,增進親職知能;在國外計畫區,除了提供貧童學費,也可能修建老舊校舍、供水管線等,改善學習環境,甚至讓整個貧困村落的孩子都能受益。

社工員規畫方案之後,有時需要志工參與協力或實行。例如,社工員連結夥伴單位合作推動「濱海小學堂」視訊伴讀計畫,幫助雲林、嘉義、彰化的弱勢孩童提升閱讀能力,加入計畫的志工每週視訊陪讀,增進兒童閱讀、識字能力,拓展文化視野;此外,展望會的國外服務也需要志工,當孩子用母語寫信給自己的資助人,需要志工幫忙翻譯信件,還有影音志工協力拍照,讓資助人透過影音更認識孩子及其生活環境。

愛心是人格特質,不和專業助人混為一談

「說到社工員,很多人會聯想到有愛心,」談及有關的 迷思,台灣大學社工學系陳毓文教授說, 「然而『愛 心』並非社工員獨有,是人人都可以培養的品德。」當「愛心」成為社工員的職業標籤,不僅容易混淆品格和專業,也讓人 誤以為社工員凡事都該發揮愛心、包山包海的解決各種困難。 陳毓文解釋, 「充滿愛心或為了獲得他人的感恩,來自從前社會對於 『慈善』的刻板印象。現今社工員以專業及行動力行使社會正義,結 合政府部門、學校、教會或企業等網絡,推動服務或陪伴弱勢族群面 對問題,更需要社會對這份專業的重視。」現今,不同社福機構的社 工員依據服務對象、場域及業務屬性,必須接受專業在職訓練,來因 應各種可能狀況。

以社會結構的視框找出Bug,選擇支持有需要一方!

陳毓文表示,有別於心理諮商偏重個人內在關係層次的探討,社工員 很重要的素質是具有「社會結構」的視框。「有些問題不是發生在單 一個人,而是族群或整個階層被忽視或長期壓迫。」她進一步釐清, 「當社工員從服務的個別對象及其家庭困境,歸因出相同的問題,也 就有機會幫助政府和大眾關注該族群受迫的處境。所以社工員不只幫 助困境中的弱勢,也要具備『視框』的思維。」 此外,社工員也應具備社會 正義的行動力。陳毓文舉 例,資本主義的社會競爭像 「大風吹」,一定有些人沒 位置可坐,社工員除了幫助 失去座位的人,也關注為何 沒有座位的原因。換言之, 從自身工作角度看見弱勢族群問題所處的社會結構,用生態系統的「視 框」找出社會遊戲規則的Bug,運用「倡議」把個人無法扭轉的制度 層次浮上檯面,都是社工員最重要的專業素養。談及此處,陳毓文肯 定地說, 「台灣有許多社工員運用專業、在地耕耘,讓我很引以為傲!」

 
更多消息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