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青年:20年過去了人民卻還在逃難,離開或留下都很艱難

20年前阿富汗爆發衝突時,我只有8歲。記得2001年那時候,戴頭巾也是學校服儀規定項目之一,所以不能不戴。不過,我都戴不好,頭巾常常從頭上掉下來,我還得一直調整它。在學校,我們大部分都是學習跟宗教有關的事。晚上有火箭彈跟爆炸攻擊我們社區,打斷我讀書,牆壁都在搖動,爸媽跟我就會衝到門廳。你可以想像一個8歲小孩縮在地上,祈禱衝突不會臨到他家的感覺嗎?那真是嚇死人了。

自那時開始,數以百萬的阿富汗人都成為流離失所的人。我們雖逃過那些夜晚,日子仍極度困難。我爸是受過教育的人,但也失去工作,不得已只好到市場賣馬鈴薯,我們才能生存。我記得,在整個國家衝突不斷的時候,有一次我跟朋友就在家裡附近的公園,聊著我們的夢想,期許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如今20年過去了,人民卻還在逃難,只是逃難的原因和過往不同。真的很難相信那些在機場可怕的場景,數以千計的人民聚集在喀布爾機場,在尖銳鐵絲籬笆隔絕的兩邊,絕望的母親們將她們的寶寶遞給籬笆外的陌生人。機場跑道上一群人一路追著飛機拼命的跑,乞求不要將他們丟下。然後,致命爆炸發生。這些場景足以叫每個人心碎,因為每個兒童都值得擁有平安和安全的生活。

這些日子街上幾乎看不到婦女。就算看到,至少在喀布爾,她們也不再單獨一人,不再穿牛仔褲,但她們之前不是這樣。夜間在城市裡通行很可怕,因為遠遠的看,你不知道那些帶著武器把車子攔下來的人,究竟只是在確認人的身分,亦或是一群佯裝警察的匪徒。

很多人已經離開這個國家,很多人還在瘋狂申請離開的簽證。父母親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孩子會發生甚麼事,特別是女兒。有些父親說,現在找不到任何辦法可以讓女兒上學了。

網路上,大部分的專業人士把他們的社群帳號刪除,或隱藏起來,工作描述跟私人生活資訊也都一併刪除。當一個人刪掉他們曾引以為傲、曾努力獲得的成就等人生軌跡時,這就好像他們的成功從來不曾存在一樣。

未來會如何?我們的兒童能安全嗎?這些問題我們現在無法回答。

現在要離開阿富汗非常非常困難,又或者說,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離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留著也不容易。我想活出豐盛的生命;我也想要沒有恐懼、安安穩穩的活著,就像其他年輕人一樣,我想追求自己所有的夢想。我想鼓勵身邊的兒童與青少年跟我一樣。我對人道工作以及阿富汗的人民仍有承諾,所以我決定留下。

4年前,我甚至有機會可以尋求到歐洲庇護,但我決定放棄那個機會。我決定回來,繼續在阿富汗的工作。我愛我的國家,愛我的人民。這裡是我覺得我必須要在的地方。許許多多的阿富汗人處境比我糟,我想盡我所能幫助他們。當然這個決定,需要一些沉重的自我犧牲。

舉目所見,人道需求不斷增加。許多阿富汗人在疫情來時,就已失去收入,失去工作。過去幾週,這個情況又更惡化。人民無法拿到自己的錢,食物價格的速度也以指數上升。

阿富汗應該是全世界對兒童最危險的國家之一。但數以百萬國內兒童所認識到的阿富汗,只有衝突、不穩定、流離失所以及貧窮。不過年輕人仍有夢想,仍等待一個更好的未來,正如20年前的我,甚至現在的我仍這麼想。我堅信那個盼望還沒有消失。

現在有數以百萬的家庭處於迫切需求的時刻。但我知道阿富汗人民有著堅韌性格,我們也絕對會支持他們。

搶救阿富汗
分享文章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