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營中的單親媽媽,究竟如何克服萬難、獨力拉拔九個孩子?~

回想起2008年逃離家鄉的艱辛途徑時,瑪莉(Marie)說:「我背著幾個孩子走,然後頭上頂著一部分行李,剩下的行李就由叔叔幫我扛。」當年,瑪莉從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杜魯(Duru)村走到南蘇丹西赤道州(Western Equatoria)的馬克潘杜(Makpandu)難民營。

武裝份子進入瑪莉的村落後,她的生活就在一夜之間變成一場惡夢。她說:「為了保命,我們整天都只能躲在樹叢中,最後我們終於決定離開家園。」離開前,瑪莉的丈夫不幸遭武裝份子劫持,但最終卻能順利脫逃,與家人在難民營區團圓。

 

瑪莉的長子皮耶爾(Pierre)以母親為榮,因為她是全家人的守護神。皮耶爾說:「我們走了3天,沒有食物也沒有水,但是我們活了下來,因為她盡全力鼓勵我們繼續前進。」當時只有9歲的皮耶爾在營區裡成長,今年已經21歲。

瑪莉與丈夫在營區裡相見後鬆了一口氣,但他最終仍選擇回到剛果民主共和國,留下瑪莉獨自照顧9個孩子。別無選擇的瑪莉只能盡可能餵飽孩子,想辦法讓他們受教育。

瑪莉表示:「我在營區裡成為世界展望會的社區動員者,我利用零用金來買食材和孩子的學用品,我一定會讓我的孩子吃得好。」瑪莉善用自由時間種植蔬菜、提升收入,同時也有獲得世界展望會與世界糧食計畫署供應的糧食援助。

世界展望會專案經理歐拉克•戈弗雷•歐托比(Orach Godfrey Otobi)表示:「除了糧食援助以外,瑪莉一家人與各位難民也會得到種子、工具、以及農業生產與行銷的培訓。」

瑪莉一家人已來到馬克潘杜12年,她現在已毫無返回家鄉的慾望。她說:「我們的家都不見了,我聽說那些武裝份子依然在製造麻煩。如果我們沒有來到這裡,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孩子能不能上學。」

世界展望會在營區內幫助婦女提升收入,並協助她們成立10個儲蓄協會。每一協會各有40位成員,每位成員每週存入約美金1.5元。透過聯合國難民署與世界展望會的支持,共有5,131名難民受益,其中52%是兒童。

更多消息